狂徒 粉末信 想阻吓谁?

发布日期:2021-06-02 01:41   来源:未知   阅读: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昨日诞辰,但居然收到一封粉末信,而且收到粉末信的还不仅林郑月娥一人,据传媒报道,昨日早上先是湾仔警总一名人员发现一封寄予警务处处长邓炳强的可疑信件,经检测后发现内藏粉末,至下战书金钟政总再发明两封粉末信,分辨寄托林郑月娥及保安局局长李家超。

固然事后证明粉末只是面粉,信中也不明白诉求或威吓成分,但这并不影响今次案件的重大性。要晓得粉末信不论藏有的物资有无危险成分,其自身便带有恫吓象征,即使未留下任何有意思的信息,也可能是凶徒为免留下人证,或斟酌到一旦被捕,仍可以用"恶作剧"之类的理由为本人开脱或令法庭轻判。

然而,这次收信的对象却是行政长官、保安局局长及警务处处长,三者均与保护国安有直接关联。依据香港国安法,行政长官乃国安委主席;而警队国安处则负责国安法的执法,并附属保安局。若果说这是偶合,那也不免太凌辱大众的智商,向三名维护国安的中心人物寄粉末信,意涵再显明不外,就是对国安法的公然挑衅,无异于本土恐惧分子。

要是说到最近有什么事足以刺激到寄粉末信,至少有三样,首先是破法会前日高票三读通过《2021年公职(参选及任职)(杂项订正)条例草案》,今后区议员辞职前必需宣誓拥戴基础法及尽忠香港特区,一旦日后呈现任何违誓行动,则能够被DQ。

只管近来已有二十多名反对派区议员接踵辞职,但仍有一局部人抉择留任。惟新条例草案通过后,直接成果便是岑敖晖、袁嘉蔚等早前参选立法会被DQ的反对派,实时损失区议员资历。当中心完美香港选举轨制后,反中乱港分子兴许还认为自己可以在区议会保有一席之地,但条例草案却完全攻破他们的空想,让区议会得以从演出政治闹剧的舞台回复畸形。此举犹如断去反中乱港分子渗透建制之一臂,避免他们再有机遇用公帑损坏社会安定,天然会引来强烈反弹。

其次,则是民阵可能被依法取消。警方上月26日去信民阵,指其涉嫌违背《社团条例》,遂要求对方于上周三条件供未有申请社团注册理由、收入起源等六项资料。虽然警方日前已收到民阵答复,但民阵却完整没有供给警方请求的资料。据传媒报道,警方已控制民阵借用会员的银行账户材料,有足够证据可随时执法。

民阵多年来始终充任反对派举行各式游行示威的大台,更屡次借用其余户口处置资金,举止相称可疑。如果民阵想证明自己清白,理当向警方明白提交相干资料,但民阵却以不认同《社团条例》,拒绝否认自己长短法社团为由,拒绝回应社团注册主任的发问,这反而愈显得民阵背地有不可告人的机密,因此不敢将之公开以示天下。

至于最后,便是47名反对派参与违法"初选"被控推翻国家政权一事。昨日高级法院才刚谢绝岑子杰和梁国雄等人的保释申请,而连月来,多名反对派前议员因而事而辞职、退出政党甚至退出政坛,多人远逃海外,民主党、国民党等大党更陷入分崩离析的窘境,连日后参选与否都要打个大问号。假如说国安法实施后,有哪件事对反对派造成最大打击,恐怕非违法"初选"案莫属,是不是有人想借粉末信,胁迫特区政府不再查究?令反对派得以绝地翻身?

但这已经不是政府官员首次赶上同类事件。光是去年便产生了至少四宗粉末信案,其中去年8月,亦即国安法实行约两个月后,行政主座办公室和湾仔警总便先后收到可疑函件,然而事实证实,这并未令当局怯于执法。即便收到粉末信,国安处依然无惧要挟开展执法举动,逮捕黎智英、中大"港独"游行的参加者,还有涉嫌介入守法"初选"的反对派。

不管今次寄出粉末信者目标何在,信任特区政府跟执法当局仍会无畏无惧,持续全力保卫国度保险。而真正应当惶惶不可终日的,则是打算散布可怕主义,但终有一日将被警方拘捕的寄信犯人。

来源:至公网 作者:卓 铭